澳门薪萄京娱乐官网

为华菱的钢铁主业输血,华菱集团所属上市公司华菱钢铁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

作者:薪萄京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27 12:18    浏览量:

【编者按】2017年8月底,调研华菱集团时,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寄厚望于华菱:稳坐“钓鱼船”,做强做优钢铁主业;当好省属国企领头羊、全省实体经济排头兵;调结构、高质量发展,朝“世界500强”奋进。  一年时间,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华菱一直“有棱有角”,驱动一条“钢铁巨舰”搏激流、闯市场。  见证华菱灼灼其华,红网·时刻国企系列报道,开篇即细描华菱集团“浴火重生”火红画卷,拎出一份沉甸甸的“华菱答卷”,解读湖南实体经济一个“钢筋铁骨”样本。    2017年6月,浦发银行与湖南省国资委共同发起设立了800亿元规模的湖南国企改革转型基金,首期为华菱集团与浦发银行实施的总规模125亿元的去杠杆项目。    2018年6月22日,华菱集团与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全面战略合作签约暨锡钢交接仪式在江苏靖江举行。    红网时刻记者 郭志强 长沙报道  2018年是钢铁企业“去杠杆”的攻坚年。钢铁行业目标是经过3—5年“去杠杆”阶段,钢铁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降至60%以下。  近年来,受历史投入大、包袱重,经济持续下行、需求低迷等多重因素叠加,华菱集团负债总额大、财务成本高,资金链十分紧张,迫切需要开展降杠杆工作。  2017年8月30日,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到华菱集团调研时就提出,要坚定不移做强做优钢铁主业,坚持上市公司主体不变、主业不变,朝着“进入世界500强”的目标,不断提高人均劳动生产率,着力降低资产负债率,实现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发展,当好省属国企的领头羊、全省实体经济发展的排头兵。  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缔“地条钢”、淘汰落后产能、环保持续高压等政策效应进一步显现,钢铁行业运行状况平稳向好。华菱集团盈利能力各项指标达到历史最好水平,“造血”功能的提升为公司去杠杆降负债注入新动力。  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经过一年的改革调整,华菱集团紧贴市场、多措并举,打出多套“组合拳”,聚焦“去杠杆”工作,公司资产负债率由原来87%降到如今63%,低于钢铁行业约67%的平均资产负债率水平;而涟钢、湘钢人均劳动生产率也明显提升,达到人均年产钢1000吨以上,公司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盈利能力提升 跻身湖南实体经济发展“排头兵”  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统计,截至2017年12月31日,93家大中型钢铁企业会员单位实现利润1773亿元,其中资产49627.60亿元,负债33365.79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7.23%,较2016年末下降2.59个百分点。  部分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是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尚未完全解决,承担了较重的历史包袱和社会责任,2018年,去杠杆工作是国有钢铁企业的重中之重。  近一年来,华菱集团通过深化三项制度改革、推进“三供一业”分离移交、规范董事会建设,奋力扛起了湖南省属国企改革的大旗,成为省属国企加快市场化进程的先行者。  2018年上半年,华菱集团销售收入、利税等各项指标全面创造历史最好水平,综合规模跻身行业前列,成为与世界钢铁巨头和国内央企“钢老大”同台共舞的地方钢铁企业之一。  在华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曹志强看来,降杠杆不外乎三条路,一是提升企业盈利能力,把握国家经济发展的大方向和行业技术发展的趋势,通过紧盯市场,以优质产品和服务提升盈利能力,这是去杠杆最有效的、最核心的举措;二是果断处置低效“流血”资产,华菱处置江苏锡钢就是这个着眼点;三是通过市场化融资,以直接融资和引进权益性资金为主要目标。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钢铁行业通过落实“三去一降一补”政策措施,压减过剩产能和打击清退“地条钢”,为钢铁行业腾挪出市场空间,大型钢铁行业迎来上升的市场空间,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7月底的湘潭,酷暑难耐,华菱湘钢的5米宽厚板生产车间却一片繁忙。伴随着升腾的水汽和机器的轰鸣,一块块通红的钢坯被源源不断地加工成桥梁板、特种工程机械板和造船板。  湘钢财务部长主管资金副部长张洋介绍称,在去年经营实现历史突破的基础上,今年上半年湘钢再创历史最好业绩。  为降低负债去杠杆,华菱集团着力提升自身“造血”功能,不断提升盈利能力,通过优化产品结构,发力中高端产品和新兴用钢领域;同时深入推进提质降耗、降本增效,企业竞争力明显提高, 公司已成为湖南实体经济发展的“排头兵”。    打出“组合拳” 变“输血”为“造血”助推高质量发展  2016年初,华菱集团约1160亿元的资产,负债总额约1010亿元,公司负债率达87%,远远高于钢铁行业平均负债率水平。当时高杠杆率已使华菱集团不堪重负,生产经营濒临崩溃边缘。  彼时的华菱集团,去杠杆已迫在眉睫。  钢铁企业降低资产负债率,从根本上必须依靠加强经营管理,以持续盈利偿还负债。另外,根据实际情况企业还可以加大直接融资规模、开展兼并重组和债转股等方式。  2018年6月,为贯彻落实国家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的整体部署,推动钢铁行业区域性重组整合,促进江苏锡钢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锡钢集团”)持续健康发展,华菱集团与全球最大特钢生产基地——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就锡钢整合达成良好合作意向,通过湖南省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交易,相关工作依法依规按程序高效完成。6月22日,双方举行交接仪式并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锡钢集团正式移交中信泰富特钢集团。  锡钢集团成立于1980年4月,地处江苏省无锡市,主要从事无缝钢管等钢材制造业务,属于《湖南省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中的去产能对象。  华菱集团果断地处置锡钢集团资产缓解了公司流动性压力。作为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具体举措,此次交易为华菱集团带来近30亿元入账现金,有效地缓解资金压力和债务风险,优化了公司资产整体质量和运营效率。  华菱集团资本运营部部长曾顺贤表示,“锡钢的成功处置,让原来低效、‘流血’资产正式从集团公司剥离,不仅改善了华菱集团流动性,也节约大量财务费用,有效降低企业杠杆率,增强企业资本实力,促进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精做强钢铁主业,全面提升综合竞争力提供支持。”  2016年9月-10月,国务院陆续下发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转股的指导意见》,为降杠杆工作指明方向。在湖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及领导下,华菱集团迅速行动,于2016年10月28日成立降杠杆项目组,推进降杠杆工作。  债转股作为一种特殊的债务重组方式,通过市场化资金为其“输血”。2017年前后,全国已有10多家钢铁企业进行了债转股,中钢集团债转股推进较为顺利,鞍钢、太钢、南钢等企业部分项目已落地。  为降低资产负债率,华菱集团的债转股在2017年6月底正式落地,公司与浦发银行实施了总规模125亿元的去杠杆合作项目,华菱集团利用注入的45亿元资金置换债务,资产负债率将降低5个百分点左右。  曾顺贤坦言,从长远来看,华菱集团调整结构、转型升级、加强管理、对标挖潜、降本增效,实现高质量发展,变“输血”为“造血”实现稳定的、持续的去杠杆,增强了市场信心,提升了对投资人的吸引力。  资产负债率一年降了24%力争到2020年负债率降至50%以下  2017年初,中国钢铁协会同银监会召开钢铁行业“去杠杆”会议,提出用3至5年时间,促使行业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下。  2017年上半年,经过一系列严格复杂的沟通、方案论证和评审,华菱集团另辟蹊径,创新设计出权益性投资方案,同时满足湖南省委省政府切实降杠杆及浦发银行市场化投资的要求。  仅仅一年多时间,华菱集团的负债率降了24个百分点,从2016年初最高的87%负债率降到今年6月份的63%,华菱的去杠杆力度不可谓不大。  去杠杆项目的成果落地,加之公司盈利能力的不断提升,华菱集团在钢铁行业的企业形象也进一步提升。2018年7月初,《财富》中国500强排名榜发布,华菱集团子公司华菱钢铁以766.6亿元营业收入列榜单第99名,进入2018年中国500强前100名,蝉联中国500强湖南企业第一名。  华菱钢铁财务总监肖骥接受红网时刻记者采访时表示,“光去杠杆这块给华菱集团带来的效益是多方面的,资产负债降低后,企业形象显著提升;集团公司增加权益性资本250亿元以上,每年节约融资费用超过7亿元;公司信用评级稳步提升,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给未来预留出了融资空间,为企业运营中的资金提供了保障。”  按照湖南省委、省政府对华菱集团的要求,在今年初召开的华菱集团第一次党代会上,华菱集团党委对未来三年提出明确目标:2018年提前实现“三年振兴计划”;在此基础上,到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1700亿元,资产负债率降至50%以内,劳动生产率达到年产钢1200吨/人,力争迈入世界500强企业行列。  按照肖骥预测,如果按照华菱集团当前盈利能力,华菱集团到2020年资产负债率降到50%以下完全有可能。

—— ——广告—— ——

文章导读:2015年巨亏近30亿元,2016年亏损10.55亿元,今年上半年预计盈利10亿元,短短一年半,华菱钢铁如何实现惊人的逆转?  去年7月抛出“钢铁换金融”的重组方案,这个“二线钢王”一度准备彻底告别资本市场。一年后,在证监会已批准的情况下,华菱钢铁却自我否决了重组方案,一切回到起点,再次放出“做好钢铁主业,进入世界500强”的豪言。  日前,华菱钢铁董事长曹慧泉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详解这一年多来华菱钢铁经历的生死变局。  千亿负债下,“钢铁换金融”  2016年7月17日,华菱钢铁公布“钢铁换金融”重组方案,准备将上市公司的全部钢铁资产与负债置出,注入湖南财信金控集团预估值123.52亿元的金融资产与12.96亿元的节能发电资产,配套融资不超过85亿元。  这是一个双方都很满意的方案。  财信金控集团成立于2016年1月,旗下包括湖南信托、财富证券、吉祥人寿等25家企业(其中金融及类金融企业15家)。置换以后,财信金控及旗下主要实体得以实现整体上市的夙愿,且多了一个上市公司平台,对今后的资本运作无疑将助益颇多。  当然,华菱钢铁才是主要获益者,有望借此赢得改革空间,获得资本输血,一举摆脱困境,从而做强做大钢铁主业。  曹慧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华菱集团负债总额最多时超过1000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6%,远高于行业均值,付利息都要40亿元”。当时的华菱不堪重负,生产经营濒临崩溃边缘。  如果交易完成,华菱集团将获得84亿元现金。更重要的是,置换进来的金融资产当时均表现良好。财富证券是湖南省唯一的国有地方券商,吉祥人寿是湖南省内唯一的寿险牌照持有者,湖南信托也是湖南省唯一的信托公司。2015年,财富证券、湖南信托的利润分别为12.40亿元、5.56亿元,吉祥人寿虽然亏损,但手中持有的保险牌照同样含金量十足。  在金融概念刺激下,新的上市公司股价或将大幅上涨,减持一部分国有股份即可获得一大笔资金,为华菱的钢铁主业输血,助其涅槃重生。  曹慧泉强调,去年做重组方案,“金融资产证券化只是附带的概念”,湖南省委省政府的主要目标是为钢铁企业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创造条件,为华菱钢铁做好实业赢得时间和空间。  今年1月,证监会审核通过该方案,华菱钢铁主业退市几乎板上钉钉。  重回实业之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了解到,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曾多次调研华菱,亲自推动华菱的多项工作,并给华菱定下目标:一是剥离非主业资产与“三供一业”(供水供电供气与物业服务)等社会功能后,实现整体上市;二是要争取进入世界500强。  到了2016年年中,华菱钢铁面临严重的经营危机,不得不以变求生,“钢铁换金融”的方案顺势出炉。此前,不少地方也采取了类似的方案,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如中石油对*ST济柴与五矿集团对*ST金瑞的改革,均是按此模式推进。  在中央定调要防止“脱实向虚”的大背景下,峰回路转。外部市场与华菱自身均出现巨大变化,给了华菱新的契机。  2016年下半年以来,尤其是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去产能与严厉打击“地条钢”给了大中型钢铁企业不小的生存空间。曹慧泉认为,严打“地条钢”解决了行业的根本问题,湖南清理了11家地条钢企业,总产能315万吨,在湖南市场占比达15%。“这一整顿,可能给华菱贡献200万吨的市场业绩。”  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新趋势下,经湖南省政府多方协调,华菱钢铁的降杠杆改革获得债权银行的诸多谅解,缓解了华菱的债务危机。今年,华菱集团与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等分别签订了降杠杆合作协议,并与浦发银行共同发起湖南省首单市场化降杠杆项目,浦发银行投入100亿元,华菱集团利用该部分资金置换债务,资产负债率将降低8%左右。  如此一来,以帮助华菱钢铁降低负债率为主要目标之一的重组方案就不再迫切。  同时,华菱集团的经营情况也在向好。华菱集团副总经理阳向宏称,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亿元至10亿元。“这是华菱钢铁上市以来的半年度最好业绩,预计华菱集团全年业绩也会创造成立以来的历史纪录。”  与此同时,受金融监管政策不断收紧的影响,原拟收购的金融资产也业绩变脸,今年1—5月份,虽然湖南信托盈利1.83亿元,但财富证券亏损2.09亿元;吉祥人寿亏损3.12亿元,同比亏损额增加1.59亿元。其实,这3家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稳定,甚至呈现下降趋势。如湖南信托2014年、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5.73亿元、4.12亿元;吉祥人寿自成立以来深陷亏损泥潭,且亏损额还在扩大。  这样的业绩如果装入上市公司,将让市场难以接受。彻底逆转的新形势倒逼华菱钢铁的改革要应时而变,寻找新的“最大公约数”。  在证监会已经批准的情况下骤然改变重组计划,曹慧泉坦言压力非常大,“置换金融是为了做好钢铁主业,最终选择终止重组,目标仍是为了做好主业。把握这一点,才有了定力和信心。”  6月28日,华菱钢铁宣布终止重组。8月2日,*ST华菱股东会高票通过了终止“置出钢铁转型金融”的重组计划的决议。  “两个错配”导致业绩低迷  政策与市场的多重利好下,华菱钢铁今年的优异表现是昙花一现还是乘风破浪?  面对这一问题,阳向宏先阐述了华菱亏损的根源所在。他认为,“两个错配”是华菱这些年陷入困境的原因。其一是企业的技术改造周期与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升级的错配。“2008年之前,华菱就开始投入巨资大规模技术改造,基本淘汰了低端产品。当时,我们判断钢铁市场的结构要朝着高端发展,低端产品没有市场。没有想到的是,2008年后的几年,低端产品反而大行其道,华菱却已经把这部分产能淘汰了。”  其二是资本结构调整与宏观资本市场发展错配。“近十年来,华菱没有在股市融资,错过了前面非常红火的市场形势,后面要进行股权融资也变得困难,企业负债率居高不下。”  华菱钢铁近十年来屡屡巨亏,社会负担沉重、二元管理结构、盲目扩张等因素也不容忽视。  “两个错配”让华菱承受了近十年的转型之苦,如今却柳暗花明。曹慧泉介绍,华菱定位在高端,从近年来的消费变化趋势来看,高端制造需求上升。“今年,华菱产品的价格上涨比行业价格指数还要稍微高几个点,表明华菱不单是享受了市场红利,还有自身产品竞争优势。”  目前,华菱钢铁在多个细分领域内堪称隐形冠军,造船、高层建筑、海工用钢等,在行业内的地位数一数二,拥有较强的话语权。  2014年,华菱集团获得湘钢、涟钢与衡钢三大钢企一把手任免权之后,内部管理体制也在逐步理顺,协调效应初步显现。此外,作为一家老国企,华菱集团原来承担的“三供一业”今年也将全部移交给地方。  提前转型升级的另一红利到今年也得以释放,综合成本下降近30亿元。其中,自发电与外购电比例从以前的2:8倒挂为8:2,仅此一项就可每年降低成本15亿元左右,减少500多万吨碳排放。身处内陆,原料与市场“两头不靠”所导致的运输成本高企是华菱难以破解的痼疾。“2013年,湘江水利综合枢纽建成之后,湘江通航条件大幅改善,华菱钢铁的大宗物料运输从以前20%的水运到现在几乎100%水运,每年可节约8亿~10亿元。”阳向宏说。  此外,一年多来,华菱钢铁主业人数已持续下降,人均产钢也从长期在500吨钢以下逐步提升。曹慧泉介绍,目前,湘钢、涟钢生产率达到800~900吨钢/人的国内先进水平。“下一步要做到1200吨钢/人,这是全球先进水平。”  在曹慧泉看来,用华为模式改造华菱这样的传统流线型制造企业才是华菱钢铁打赢持久战的根基。“企业的所有项目去中心、去层级、去边界,扁平化、网络化,让一线员工来调动资源,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指挥炮火。”曹慧泉说,现在,华菱一个子公司内就有3000多个项目同时在运行,尤其是集成产品开发模式,成为项目制创新创效的典范。  以这一方式,华菱钢铁近年来先后接下多个高端订单,如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项目俄罗斯亚马尔项目、我国第一个深海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成为卡特彼勒首家国内钢铁供应商。  “项目来了,我们就内部招标,项目经理站出来说自己能干,然后自己组织包括技术研发、市场营销、生产与财务人员成为一个项目团队,在企业内部创新创业”,曹慧泉认为,如此一来,颠覆了以前的金字塔模式,员工真正成为利益相关方,一线的数万名员工推动各层级领导来做事,激活了动力。  尽管如此,曹慧泉亦认识到,钢铁企业投入大、过程长、见效慢。“今后,我们的竞争能力要始终保持在全行业的前1/3,才能抵御大风险。这是一个痛苦而长期的过程。”

图片 1

继11月30日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后,湖南省属国企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菱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菱钢铁(000932)在一周时间内迅速披露了市场化债转股方案。  12月4日晚间,华菱钢铁发布《关于引进投资者对湖南华菱湘潭钢铁有限公司等三家控股子公司增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下称“《增资公告》”),拟引入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中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华弘一号私募股权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招平穗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6家投资机构,以债权或现金对下属控股子公司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华菱钢管(下称“三钢”)合计增资32.8亿元。  6家投资机构以债权或现金分别对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华菱钢管增资13.776亿元、12.136亿元、6.888亿元,将分别持有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及华菱钢管部分少数股权。  《增资公告》称,标的公司均为华菱钢铁下属钢铁企业,分别以宽厚板、冷热轧薄板和无缝钢管为主打产品。华菱钢铁前期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大规模、高强度技术改造和产品升级,形成同行业为数不多的板管棒线兼有、普特钢结合、专业化分工的生产格局,主要工艺技术装备达到行业领先水平。  华菱钢铁称,由于原外资股东安赛乐米塔尔不愿摊薄其股权,近十几年来公司在资本市场进行权益性融资较少,技改投资主要依靠银行负债完成,加之过去数年行业寒冬带来的沉重包袱,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快速攀升,财务费用负担沉重。本次增资是为了贯彻落实中央、国务院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精神。“三钢”所获现金增资用于偿还债务。  以2018年5月31日作为计算基准日,通过本次增资,标的公司资产负债率将显著下降。其中,华菱湘钢的资产负债率从64.98%降低至约59.53%,华菱涟钢的资产负债率从76.29%降低至约71.19%,华菱钢管的资产负债率从91.01%降低至约85.57%。  增资完成后,华菱钢铁仍为标的公司控股股东,对标的公司相关重大决策具有决定权。  华菱集团是1997年底由湖南省三大钢铁企业——湘钢、涟钢、衡钢 联合组建的大型企业集团。集团粗钢产能规模达2000万吨以上,产品覆盖宽厚板、冷热轧薄板、无缝钢管、线棒材等10大类7000多种规格系列产品,资产总额超1300亿元。  2017年,华菱集团全年产钢2015万吨,按规模排序进入行业第八;实现销售收入1209亿元,成为湖南省首家收入规模过千亿元的企业;实现利润54亿元,在全国地方钢铁企业中利润增长幅度排名第一。  华菱钢铁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上市公司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的业绩均创下了历史最优水平。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86.43亿元,同比增长22.39%;归属母公司净利润54.76亿元,同比增长112.98%;基本每股收益1.82元。  而实际上,在3年之前,也就是国内钢企最困难的时期,这家钢铁国企曾谋划“钢铁换金融”。最终在2017年6月28日对外公布拟终止实施筹划逾15个月的重大资产重组,重回钢铁主业。

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

12月2日晚间,华菱钢铁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降低公司的负债率、优化资产质量、提高抗风险能力和竞争力,公司拟通过市场化债转股方式,引入机构对旗下三家子公司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和华菱钢管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公司将结合发行股份及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三钢”少数股权及湖南华菱节能发电100%股权。公司股票将于12月3日开市起停牌。

实习记者 方兴发 肖红

该公告也宣告了华菱集团优质资产注入计划即将启动。若一切进展顺利,华菱钢铁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总体交易规模将达到百亿。公司将籍此进一步降低资产负债率,优化资产质量,提高抗风险能力和竞争力。

春节刚过,华菱集团传来好消息,元月实现“开门红”,销售收入和效益同比均实现两位数增长,铁、钢、材分别创月产历史新高。不久前,华菱集团所属上市公司华菱钢铁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全年预计实现净利润超84.5亿元,同比增长逾60%,公司生产经营指标全面创历史纪录。

“债转股”是指将企业间、银行与企业间的债权关系转化为股权关系。一般分为政策性债转股和市场化债转股。政策性债转股由政府确定转股企业、转股债权以及实施机构,目的是盘活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市场化债转股,由市场主体自主协商确定转股企业的转股债权、转股价格和实施机构等,最终达到降低企业杠杆和债务水平的目的;实施机构可以是保险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信托、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

华菱集团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近年来着力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持续打出降杠杆、防风险“组合拳”。截至2018年末,华菱集团资产负债率为62%,与两年前相比下降了25个百分点。

华菱钢铁公告透露,公司已基本确定参与本次市场化债转股的实施机构,并与其协商确定了主要交易条款。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joannasbook.com. 澳门薪萄京娱乐官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