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薪萄京娱乐官网

  在基差贸易中,  国信期货是河钢集团和嘉吉投资签署基差业务的服务提供方

作者:联系我们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27 12:18    浏览量:

探索规避原料风险新路径  8月21日,作为2018中国国际铁矿石及焦煤焦炭产业大会的同期活动,大商所在上海举办了钢铁原材料基差贸易试点经验交流会。来自大商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国内大型钢铁企业、焦化企业、期货公司等相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中钢协市场调研部副主任吴京晶表示,随着金融衍生品在钢铁行业的影响力和作用不断提升,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模式逐渐成为产业趋势,企业将期货避险融入日常经营,有效引导了产业资源优化配置。  A基差贸易成为企业风控“防火墙”  期货日报记者在会上获悉,基差定价已是当前国际大宗商品定价的必然趋势,部分探索基差贸易的钢铁产业链企业已尝到了甜头,并打算在焦煤和焦炭等原材料上普遍推广。  据了解,铁矿石定价体系经历了从随采随买的即期定价方式到长协定价,再到2010年长协定价机制被打破,转为采用与指数挂钩的季度、月度定价方式。  国信期货钢铁产业部杨磊表示,相比于指数定价方式,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定价具有三方面优势,一是公开、公平、公正的期货价格是基差贸易的保障。作为全球唯一采取实物交割的铁矿石衍生品,我国铁矿石期货合约制度持续优化完善,期现价格有效收敛,期货的价格发现和套保功能有效发挥。二是铁矿石期货规模和流动性充足,为实施多样化的对冲策略创造了条件。双方可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基差制定方或点价方。同时依据市场不同情况选择对冲手段,可先用货后定价。三是有利于全行业风险管控与物、价分离。通过基差贸易,将价格风险转变为基差风险,企业无论是否参与期货市场都可进行风险管控,并有效节约资金成本。  相关嘉宾介绍,在钢铁行业,基差贸易类似于铁矿石漂货定价的“指数+溢价/折扣”模式,在此基础上升级为“铁矿石期货价格+基差”,再配合点价及套保策略。  根据点价方不同,基差贸易可分为买方点价和卖方点价。在买方点价模式中,双方确定基差、签订合同后,上游卖方在期货市场做空以锁定利润、规避价格下跌的风险,下游买方根据期货盘面价格择机点价、确定结算价格,同时上游卖方平仓,最后依据合同相关约定交货。在卖方点价模式中,双方确定基差、签订合同后,下游买方在期货市场做多以锁定采购价格、规避价格上涨的风险,上游卖方根据期货盘面价格择机点价、确定结算价格,同时下游买方平仓,最后依据合同相关约定交货。  在基差贸易中,下游买方可有效避免后期价格上涨导致的成本扩大风险;上游卖方则提前完成销售,并通过自主点价获取更有利的销售价格,同时拓宽了贸易渠道,从而实现买卖双方共赢。  此外,北京旭阳宏业化工副总经理王柏秋在五矿经易期货同期活动中表示,传统的业务模式低买高卖,业务不稳定。价格下跌时销售困难,价格上涨时采购不到货。而基差贸易的优势在于,将绝对价格定价变为相对价格定价,改变了一口价的模式。  如在价格上涨过程中出现货源紧张的局面,企业正常生产所需原料供应不足,这时可以签订基差贸易合同,在保证交货量的前提下定价格。2016年,个别钢厂因为采购不到焦炭而影响生产,而基差贸易可以解决双方对于价格的不同看法,参与方式更为灵活。  “从品种来看,焦炭具有品种标准化、贸易商活跃、期现回归强、模式易接受等特点,较适合进行基差贸易。”王柏秋说。  不过,在基差贸易的运用中,影响基差的因素也不可忽视。在王柏秋看来,影响基差的第一个因素是品质,由于期货合同中规定买卖的是基准品级货物,而实际交易的品质往往与交易所规定的期货合同品级不一致,因此基差中就包含了这种品质价差。第二个因素是地区。期货合同中的货物交割地点是交易所规定的标准交货地点,而实际交易的交货地点往往并不与交易所指定地点一致。因此,两个交货地点之间的运费差价就形成一定的基差。第三个因素是时间。由于现货交货时间与期货交割月份往往不一致,造成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之间存在着时间差价。时间影响基差主要表现在仓储费用上,具体包括库存费、利息、保险费等。最后一个因素是预期,包括对现货供需的预期,对基差走强、走弱的预期,对贸易商接货心态的预期,以及对钢厂接货积极性的预期等。  B基差贸易已在钢铁行业逐步推广  钢铁产业链企业已积极参与到期货市场,一些企业在原料采购方面开始探索新贸易方式。近期,河钢集团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河钢集团)、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嘉吉公司)签订了200万吨铁矿石基差贸易的框架协议,这是目前国内铁矿石市场规模最大的基差贸易签约。  众所周知,经过一段时间的增长,钢铁行业正在经历一个结构性调整和转型的过程,这也是造成相关品种价格大幅波动的原因。由于一段时间以来铁矿石市场供过于求,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中国成功实施的结果,钢厂利润率显著改善,从而也创造了对高品质铁矿石不断增长的需求。“铁矿石绝对价格和基差波动使得许多客户寻找合适的风险管理工具。”嘉吉公司金属事业部大中华区战略客户总监王强说。  在行业人士看来,嘉吉公司最近与河钢集团签订的大商所定价浮动价格铁矿石合同,就是行业中的一个标杆,起到一个模范带头的作用,通过这个案例可让一些企业尝试着去做。  嘉吉公司与河钢集团的这种定价方法可以分解成一个浮动部分即大商所的绝对价格,和一个固定的基差。通常基准值取决于铁矿石的类型以及未来港口的供需情况。买卖双方在达成交易时即确定完成。  铁矿石期货价格在这个定价方案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价格和基差是基于当前交易的特定交易日的铁矿石期货价格。通过大商所合约,客户将基差风险与绝对价格风险进行了分离,并可以分别管理两部分风险。  王强表示,今年5月4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实现国际化后,其价格发现和套保功能进一步发挥。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为市场提供了一个公平透明的铁矿石价格,并使得市场参与者能够通过套期保值工具管理价格风险。  在与会人士看来,随着中国在供给侧方面的持续改革,这种新的实践给钢铁行业的参与者一个充分利用风险管理工具的方式。企业可结合实际情况,择优成为基差制定方或点价方,选择灵活的点价期与交货期,促进全产业贸易模式优化和完善,为钢铁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利用期货工具拓展经营模式提供了新路径。  C借鉴成熟品种的基差模式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借鉴成熟品种的基差模式,煤焦钢矿企业在探索新工具时可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塑料行业中,基差贸易作为现货定价模式逐步被市场接受,并已成为市场主流的定价和销售方式。  在2014年前后,浙江明日控股开展了基差贸易业务。集团在期货盘面价格上加上一定幅度的升贴水,在下游客户缴纳一定程度的保证金后,与下游客户约定到期结算指定价格、指定品种以及指定地点的现货。  “点价模式对于贸易商来说,能够改变过去囤货赌行情的模式,减少了企业资金压力,规避价格波动的风险,赚取合理的利润;对于下游工厂来说,可以提前锁定利润,减少资金压力,将精力集中于生产销售方面;对于产业链中下游来说,都是规避风险的较好模式。”浙江明日控股总经理助理邵世萍说。  期货日报经过梳理发现,从2008年至今,从塑料价格表现上来看,最显著的变化应该是基差。从2016年开始,升贴水幅度最高不会超过400—500元/吨这个阈值,而以往如2008年前后基差甚至可以达到1000元/吨以上的幅度。  “以上的这种情况,主要是市场基差交易者不断涌入、参与者日趋成熟理性的结果。”邵世萍表示,自2016年,公司注意到,期货再次转为升水格局,大量的套保商、基差交易者涌入市场,通过“买现抛期”来尝试赚取基差收窄的收益。在这一阶段中,浙江明日控股通过基差交易一方面维持了贸易量的稳定增长,达到贸易量年均增速24.9%;另一方面,通过基差交易加快货物流转,避免到期“死交割”的尴尬处境,减少了资金占用成本。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期权也被较为广泛的运用。邵世萍介绍,期权作为期货加保险的含权贸易深受上中下游实体工厂的喜欢并大量运用至日常的采销活动中,支付一定的保费为上下游原材料的产成本提供保价服务,同时中游贸易商也可以利用自身的原料库存进行卖出期权,从而获得额外的利润来降低库存成本。  记者发现,随着去年大商所期权项目的试点,去年短短三个月就完成了近一万吨的含权贸易。在下游订单相对稳定的时候企业对原材料进行保价,在淡季原材料价格相对高位的时候,企业则对产成品进行保价。对中游贸易商而言,在价格快速上涨或者快速下跌的时候运用期权代替买入或者卖出套保业务,在振荡行情的时候通过卖出期权从而降低原材料持有成本,这样可以在激烈的竞争中获得成本优势。

国内最大的钢铁集团——河钢集团近日试水基差贸易,与跨国集团——嘉吉投资达成200万吨铁矿石基差贸易的总体框架协议。这是目前最大的国内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  根据合作协议,双方以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加上基差的方式确定每月贸易价格。合作采取“定量不定价”的方式,约定每月交货量和点价方式。河钢集团作为买方,有足够长的点价时间,便于灵活把握点价时机。在有利的行情下,买方不仅可以在近月点价,还可以直接锁定远期交货价格。  随着期货市场在钢铁行业影响力日益加深,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模式在业内逐步推广。该模式具有锁定成本或利润的优势,满足贸易双方灵活多变的谈判需求。企业可结合实际情况,择优成为基差制定方或点价方,选择灵活的点价期与交货期,促进全产业贸易模式优化和完善,为钢铁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利用期货工具拓展经营模式提供了新路径。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4日,铁矿石期货正式启动引入境外交易者业务,形成全球供需端产业客户共同参与、形成和认可的期货价格基准,对于提高铁矿石期货价格的代表性、在国际贸易中推广基差贸易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国内最大的铁矿石基差贸易合同  8月6日,大商所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联合举办河钢集团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河钢集团”)、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嘉吉投资”)基差贸易签约仪式暨钢铁原料基差贸易座谈会。大商所、中钢协、期货公司以及境外矿山、国内钢厂和贸易商等有关单位约70人共同见证了签约仪式。  此次,河钢集团、嘉吉投资达成200万吨铁矿石基差贸易的总体框架协议,在今年7至12月先开展60万吨贸易,这是钢铁行业探索新贸易方式的有益尝试。根据合作协议,双方以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加上基差的方式确定每月贸易价格。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作为目前国内铁矿石市场规模最大的基差贸易签约,此次合作采取“定量不定价”的方式,约定每月交货量和点价方式。同时,买方有足够长的点价时间,便于灵活把握点价时机。在有利的行情下,买方不仅可以在近月点价,还可以直接锁定远期交货价格。例如,8月底铁矿石远月合约价格下跌,买方可直接点价确定远期交货价格。  显然,在基差贸易模式中,钢厂的基差贸易合同与普通现货合同类似,不涉及保证金的问题,在企业内部合规、审核方面压力更小,对于钢厂来说更简单易懂。另一方面,基差贸易使钢铁企业可在不直接参与期货的情况下利用期货价格。河钢集团和嘉吉投资合作中,相当于嘉吉在做期货头寸,河钢集团既不需要期货开户也不需要交保证金,只是利用期货价格决定最终采购价。  嘉吉投资铁矿石实货交易负责人沈海平:  综合考虑不同港口之间的价差因素,我们确定连云港交货的基差为-10元/吨,唐山港交货的基差为-5元/吨。合同签订后,嘉吉投资参考市场行情及自身货物库存,适时在铁矿石期货市场建仓。河钢集团提出点价要求后,由嘉吉投资在期货市场进行相应对冲操作,完成点价业务。  本次合作充分围绕钢厂生产需求提供解决方案。例如,河钢集团在多个港口附近设厂,在相关港口有接货需求。合作中明确以华东港、唐山港作为交货港口,每个月固定交货10万吨,根据各厂生产需要,各港口交货量由双方协商确定。此外,考虑到河钢集团原料使用习惯和要求,此次以市场主流的PB粉或纽曼粉为交易标的。如后期钢厂原料使用发生变化,将研究将其他矿种纳入交易标的范围。  我们在期现基差较大时,采取在期货远月合约做空单、在港口上买现货的方式。比如,某日铁矿石1901合约价格涨到510元/吨,同日某港口现货价格只有490元/吨,此时进行上述操作,相当于锁定了20元/吨的基差。而河钢集团点价时,可能只有5元/吨的基差。河钢集团享有基差收窄的好处,我们享有基差扩大的好处,也就是说,通过基差贸易将现货市场风险转嫁到了期货市场,实现共赢。  河钢集团副总经理刘键:  从实际效果看,河钢集团于7月末完成首笔点价交易,利用当前美元汇率高、以美元计价的长协货物价格高于港口现货价格的机会,通过销售美元长协货物,基差点价回购港口现货,降低采购成本200余万元。  这笔200万吨的基差贸易协议,是以大商所期货合约价格为基准,有充分流动性和代表性,可以通过买卖进行价格对冲风险管理,通过制订合理的基差可以规避基差波动的风险。特别是,大商所期货合约价格是通过大量交易形成的市场价格,具有公信力。  长期看,基差定价是国际大宗商品定价的必然趋势。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是基差贸易健康发展的催化剂。依托于我国广阔的铁矿石贸易市场,铁矿石期货为产业提供了完善的避险和定价平台,必将受到更多产业企业的关注和参与。  目前,国外矿山销售中国的铁矿石主流品种以普氏为代表的三大指数定价,部分采用国外咨询机构的混合指数定价。由于“各大指数之间不能交易,企业不能通过买卖指数进行价格风险管理;而通过期货市场和掉期市场对铁矿石进行套期保值,又要面对期现基差波动的风险,影响套期保值效果。铁矿石的基差贸易恰恰为解决上述弊端提供了方案。  国信期货总经理余晓东:  国信期货是河钢集团和嘉吉投资签署基差业务的服务提供方。2017年国信期货通过专业服务,为鞍钢股份和中建材提供了基差点价思路,获得双方的认可。今年1月,中建材一次性完成点价,提前锁定了销售,获得了比较好的利润;同时,协助鞍钢股份提前套保,避免成本上涨风险,并获得基差扩大的红利,作为行业内首例央企之间的基差试点,取得了双赢的结果。  据国信统计,目前已经有79%的钢铁业参与了套保,14%在积极筹备,期货已经成为钢铁企业经营中不可或缺的金融工具,粗放式发展模式将代之以精细化管理发展道路。重视产业服务的期货公司将与主动选择风险管理的实体企业一起,开展积极合作。  钢铁企业期待通过基差贸易管理市场风险  基差贸易为每个具有不同经营特点、生产规模、地理位置和风险承受能力的钢铁企业,提供定制化的风险管理服务,对贸易双方都具有明显优势。不少钢铁企业对于参与基差贸易贸易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本钢国贸期货贸易部部长孟纯:  基差贸易为卖方锁定销售价格、进而锁定利润,同时也提供新的销售途径;对买方来说可以有效避免了基差风险,利用期货价格波动特点获得当日低价,有效降低采购成本。  山钢集团国际贸易公司总经理李强笃:  目前铁矿石贸易格局变化较大,一次性的大量采购会面临较大的价格风险。利用基差贸易方式进行小批量、分散的点价采购,可以降低一次性采购的风险。同时,相较于传统的场内套保,基差贸易模式更贴近现货贸易习惯,更易于钢铁企业理解和操作。  宝钢股份采购中心原料一部总经理袁涛:  虽然基差的确定涉及到汇率、港口价差、品质价差和时间差等多方因素,但相比期货价格,实体企业对于与自身业务相关的基差把握程度更好。基差交易是给钢厂或行业参与者提供新选择,具体采用基差贸易或其他衍生工具需要结合自身的业务,包括风险制度设计、具体体系设计等。  华菱钢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志刚:  华菱钢铁之前在焦炭等品种尝试开展了基差交易。下一步,企业将结合实际经营诉求,进一步强化期货学习,更好地拓展上下游套保业务。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矿产资源事业部丁晓佳表示,公司长期关注期货市场,尤其在市场波动较大时,公司避险需求强烈,后续会继续跟踪和研究基差贸易。  永安期货副总经理石春生:  去年永安资本贸易量超过300万吨,今年至今已超过400万吨,大多以基差贸易为主。在新时期,需要通过基差贸易等创新手段来为客户锁定原料成本和未来利润,给上下游企业提供更多选择权和个性化服务。  大力推广基差贸易,交易所深度服务钢铁行业  为鼓励相关产业企业尝试和利用基差贸易模式,2017年,大商所在黑色品种推出基差贸易试点,完成5个试点项目落地,覆盖22万吨铁矿石和1万吨焦炭。参与试点的8家实体企业具有行业代表性,涵盖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贸易企业、焦化企业和钢铁企业等多种类型,试点中均以基差贸易替代原有的长协或一口价,并进行相应的风险管理。2018年,大商所进一步加大试点工作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扩大基差贸易的影响力。  大商所副总经理朱丽红:  大商所在多年服务实体产业的过程中,深刻体会到基差贸易与企业生产经营联系紧密,能够为企业结合自身经营、利用期货市场管理风险提供有效模式。作为全球唯一采取连续报价、实物交割的铁矿石衍生品,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价格更为公开、透明和连续,为在国际铁矿石贸易中开展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奠定了基础。  此次河钢集团和嘉吉投资的合作是大型钢铁企业和国际大型贸易商在铁矿石基差贸易上的重要尝试,将在国际钢铁行业和衍生品市场产生示范效应。未来大商所将继续推广基差贸易和场外衍生品业务,希望更多实体企业利用好基差贸易,进一步管理市场风险,助推铁矿石贸易发展。  中钢协副会长王利群:  促进铁矿石贸易的稳定发展是市场各方的共同目标。近年来大商所积极推进场外衍生品市场建设,推动产业企业参与场外衍生品试点,支持钢铁企业应用基差贸易。希望未来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为全行业的持续稳健发展做出贡献。  中钢协副秘书长王颖生:  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后,境外客户将持续参与铁矿石期货市场,形成更为公开、透明和有效的期货价格。2016年钢铁产业链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至今,钢铁产业已进入良性发展阶段,为下一步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保障。此次合作将为在更多品种推广基差贸易提供重要参考,进一步服务全球实体企业。

随着市场发展和变化,企业应对波动风险的策略也需要随之改变。从传统的远期合同发展到利用期货等衍生品套保,再到利用期货价格开展基差贸易和定制化套保方案,我们为企业客户提供的避险策略和模式也在不断升级。嘉吉公司战略客户部门负责人王强表示。

□新华社记者 刘开雄

9月20至21日,由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等单位支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冶金行业分会联合主办的第18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在大连召开。会上,相关嘉宾表示,随着我国钢铁产业的全球化程度提高,实体企业对利用金融衍生品管理国际市场风险的诉求愈发强烈。今年5月我国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通过引入境外产业企业参与我国期货市场,有助于提高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影响力和避险效果。

8月6日,河钢集团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嘉吉投资有限公司在北京签署基差贸易协议。河钢集团、嘉吉公司达成200万吨铁矿石基差贸易的总体框架协议,在今年7月至12月先开展60万吨贸易。

衍生品避险模式升级

基差贸易是通过“期货价格+升贴水”的方式确定双方最后交易价格,是国际大宗商品交易中常见的套保贸易定价方式。此次,双方签订的基差贸易合约是目前国内铁矿石市场规模最大的一笔基差贸易合约,合作采取“定量不定价”的方式,约定每月交货量和点价方式。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joannasbook.com. 澳门薪萄京娱乐官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